新闻 社会 经济 公益 环保 教育 访谈 娱乐 广告 才艺 培训 论坛 名人 曝光台
0
西安老家
来源:网络转摘    编辑:谢瑶    点击次数:101875次    发布时间:2017-3-17





      我是在去年十二月中旬回的西安老家。
      那时正值北方冬天最冷的时节,西安也不例外。
      老公的老家在西安宝鸡一个镇子上的村子里。尽管平日工作繁忙,但总也免不了逢年或有事的时候要回去。这也是我们结婚以来我第二次回西安老家。
       说起西安,大家都会想到那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都,古称长安,自古帝王都,有着7000多年的文明史,是中国四大古都之一,中华文明和中华民族重要发祥地之一,也是丝绸之路的起点,也是一个极佳的旅游点。其中的秦始皇陵、兵马俑,大雁塔、小雁塔等还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
西安那边的整体气温也比北方更暖和一些,尤其冬天,是没有北方寒冷的。也正是因为这样,老家那边几乎是没有取暖设施的。
      那边人稠地窄,一个普普通通的村子,就分好几个队,一个队上就能有好几千人。
      比较有意思的是,老家那边的人不论有钱没钱,都比较讲究盖房子。走在水泥硬化的街道上,看吧,家家户户都是小二楼。大门都盖的很高,上面都贴着瓷砖,有着各种华丽的图案。两扇红漆渲染的大门上,总会有两张门神在上面。看上去凶神恶煞,但却是忠心护主。仿佛只要有门神在,就可保家宅无忧。
       即便如此,门面上的华丽也依旧掩不住很多庭院内以及房屋中的寥落和衰败。在有长没宽的长条庭院中,你能看到的,大部分都是具有古老气息的木质双开门。个别年轻人因为刚刚成家,住在家中的小二楼上。然后安装上现代的防盗门,铝合金的窗框,雪白的瓷砖,在阳光的照射下,远远看去,耀眼夺目,甚至,有点刺眼。
我们的房间,也是在老家的小二楼上的。
     一楼,推开两扇写满了岁月沧桑的木门,右手边,一块基本看不出颜色的门帘后面,虚掩着一扇门,那是公公婆婆的屋子。左边,一个相同大小的房子,那是哥哥嫂子的房间。哥家有两个孩子,男孩儿大,女孩儿小。老家的孩子大都皮实。哥嫂一天忙的不着家,两个孩子就在爷爷奶奶同样不怎么细致的照顾下,摸爬滚打的长大了!照样长得壮实!
       说是照顾,也就是有口饭吃。至于其他时间,干啥了,去哪儿了,那都是很少去管的。生长在农村的孩子,就像那田间的野菊花,比起在城市里成长的孩子来讲,生命力顽强!
在哥嫂和公婆的房子中间,还有一间朝右开门的房间,面积很小,也就十来平米的样子,那之前是小姑子的闺房。
      小姑比我大两岁。是婆婆来的时候带过来的。亲婆婆早年病逝,现在婆婆来的时候,小姑好像也就六七岁。老公工作以后,包括后来成为一家人的我,我们就一直供着小姑上学,直到大学毕业。后来小姑在武汉舅舅那里找了份工作。我们这次回去就是参加小姑婚礼的。婆家就在房前院后,是小姑的同学。现在在天津一家公司上班。
      小姑出嫁以后,这间房子就成了侄儿的卧室了!侄儿也十四五岁了,个头不算高,长得敦实,贪玩儿。青春期的孩子都有自己的小心事。有个自己的房间也算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乐不思蜀。
一楼除了有三个房间,还有一篇空地,也就是一家人的客厅。放着一个有点灰尘的木质长条椅,一个暖壶,一个古老的茶缸。老人向来节俭,生活不会铺张浪费。过过苦日子的人,都会把日子过得精打细算。就像那茶缸上掉了漆的铁皮,纵是在阳光下,也会闪耀出岁月沧桑的痕迹。
       这次回去,客厅还多了一件难得的大物件,那就是火炉。老家的火炉不比北方的火炉,每个炉膛都像是吃肥了的军官,霸气十足的挺着将军肚。炉膛里的火,就像那驰骋在草原上的野马,豪迈,奔放。时不时的还会传来火焰高涨的呼呼声。冬天,无论外面多冷,只要你毫不吝啬的靠近它,冰冻的感觉立刻就会被它的炙热融化。
而老家的火炉就逊色了一些,仿佛大姑娘上轿,总有那么一丝矜持,一抹娇羞。不温不火,不冷不热。
      也许是因为自己不适应那边的气候,总觉得格外湿冷。坐在火炉旁,看着火炉那半死不活的样子,我总是想一看究竟。于是,拿个铁丝钩笨拙的把炉盖打开,看到里面一副吞云吐雾,几乎看不到明火。只见炉膛不过碗口粗细,那么小点儿的空间,满满的塞着煤炭,难怪觉着不那么暖和呢。
       其实这就算好的了,烧的都是煤炭。老公说老家很少有人生火炉,即便有,也是蜂窝煤。正好粗细的炉膛,放一个蜂窝煤进去,刚好差不多一天。
       其实有时候有些事情,可能也无所谓贫富贵贱,就是一种生活习惯。

       一楼大致就是这个样子了,接下来,从一楼客厅出来,左手边,有一组水泥台阶,比较窄,且陡。这便是通往二楼的楼梯。每次走到这个台阶上我都会在心里说,女儿初来乍到不适应,这种台阶小孩子是绝对不能自己上下的,太危险了。可又一想,哥家那两个孩子小时候肯定上去玩儿,有人像我这样担心过吗?我不知道。
      我们那间屋子是两扇铁门,进去以后也有一个所谓的客厅,放着一些杂物。右手边有一间空屋子,从来没进去过,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双层的玻璃窗户被厚厚的灰尘覆盖,仿佛一道玻璃墙,将外面的世界隔绝开来。
左手边就是我们的房间。结婚以后第一次回老家之前,婆婆在门上挂了一条粉色的新门帘,增添了几分喜庆的色彩。
       屋子里的家具都是新的,大大的双人床,暗红色的衣柜,还有简易的梳妆台。尽管婆婆平时都拿大布遮盖着,依旧也阻挡不了灰尘的落脚。
       二楼门外,还有一个很大的水泥平台。其实那是厨房和凉房的房顶。老家家家都有这样的水泥平台,很干净,很宽敞。用来晾晒一些东西,或者夏天热的时候,晚上可能也会有人铺张凉席睡在上面。
      想想在那炎热的夏季,睡在那天然的大床上,听着蝉鸣,看着星空,再沏上一壶茶好茶,时不时的来一口,是不是也是一种格外的享受?反正于我来讲感觉很不错。
       北方的房顶,大都是立三角的形状,上面扣着红色的瓦。北方有句俗语叫作“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常常是用来训斥那些不听话欠揍的孩子的。所以北方人一般是不会轻易爬到房顶上的,更别说在上面睡觉了。
      不过这个平台好是好,可我总觉得对于有孩子的家庭来讲,它还是存在着一定的安全隐患。虽然平台四周有一圈护墙,不过也就一尺高左右。每次女儿上去的时候,我总是紧紧地拉着她的小手,告诉她不能靠边,容易掉下去。尽管她说她知道。但我还是不放心让女儿自己跑到上面去,很多时候意外的发生,并不是因为孩子不懂,而是不小心。
       对于带孩子,安全意识一定要超前,且要有事故预想能力。老家的人就不一样。什么事都会轻描淡写的以两个字来应对,那就是“没事”!我是烦透了这两个字。我不知道什么叫没事,什么叫有事?有事的时候又要怎么办?倘若真有事了还来得及吗?
      几年前,哥家那儿子,就是因为都觉得没事,任其在上面玩儿,结果不慎从这房顶上摔下去。据说幸亏被几根电线挂了一下缓冲了力量,不然下面还有一个水泥台阶,护着外围院墙的。那要是磕上去,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即便如此,当时的侄儿也住院好久,好些日子都走不了路,说是把盆骨摔伤了!
       老家的冬天虽然没有北方最冷的时候接近零下三十度那般严寒,但我却依旧感觉冷的要命。最冷的时候可能也接近零下二十度,却没有取暖的地方。就好像一个人住进了天然冰箱,却二十四小时不得融化般的循环着。
       那边的人吃饭都在院子里,尽管我把几年不穿的长款羽绒服都裹在身上,但是冻僵的手依旧使不了筷子,夹不住饭菜。晚上进屋根本脱不下衣服,冷的说话都直打哆嗦。还好床上有电褥子,我把它开到最大,仿佛一块冰放在了火炉上,感觉自己瞬间化开了!身上是不冷了,但是头好冷,脸好冻,若不是担心捂坏了自己,我恨不得连头都盖进被窝。
      早上起床,你会发现脸盆里的水结冰了。昨夜擦脸的毛巾冻成了一块。我哭笑不得的忍耐着这不可思议的探亲生活。呆了一周,每天肚子疼,就连土生土长的老公,也说感觉有点不太适应。
      回去的第三天,中午时分,太阳大好。我便赶紧找来热水和脸盆,来到二楼的平台上,准备洗头发。
      第一次在房顶上洗头发,自己都觉得特别有趣!还拍了几张照片晒在微信朋友圈,大家都惊呼着问我是不是傻,大冬天的怎么在外面洗头发,而且还在房顶上。他们根本不知道,在老家那边,中午的外面,可比屋里暖和多了。
       洗完头发后,我站在房顶上晒太阳。看到隔壁卫生所的院子里,有一个大概三四岁的小孩子,穿的自家做的那种棉衣棉裤,像个滚动着的小球,小手上还扎着液体,就撒欢般的在院子了跑来跑去。身后是一个同样穿着棉衣的女人,猜想应该是孩子妈妈。手里还拿着挂液体的铁杆儿,铁杆儿上吊着液体瓶子。然后紧跟着孩子的脚步,在后面不停地追。
      我再次忍不住笑了,从来没见过有人这样挂液体的。那颤巍巍的瓶子在女人手里的铁杆子上晃来晃去,摇摇欲坠,仿佛一个迎风飘扬的旗子,却又让人看着那么担心。还有那孩子,如此大幅度的动作,都不怕穿针吗?
都说内蒙人比较豪放,此刻,我却觉得,老家的人,也够不拘小节的。
       不一会儿,只见一个中年男子,手拿一个像盘子一样大的海碗,从一间屋子里走出来。他来到院子里边转悠边将那海碗捧至嘴边,拿着筷子的手忙乱的往嘴里拨着饭,“哧溜哧溜”的声音隐约传来。我猜想,他一定是在吃臊子面。
      老家的人最爱吃的就是臊子面,现压的细面条一放一大簸箕,晾晒在院子的某一个搁置点。臊子大部分好像就是豆腐油炸切成丝儿,猪肉切丁后炒熟,然后放些黄花,木耳,芹菜,韭菜,葱花什么的调成汤,和煮好的面条拌在一起。红色的油泼辣子往碗里一放,色香味俱全,倒也好吃。
       在老家那边,看到有人边捧着饭碗边在街道上溜达一点也不稀奇。端上一碗臊子面,不知不觉可能就出了门。看到有人,便停下来唠上几句。你看那人嘴里嚼着饭菜,还咧着嘴呲着牙走街串巷聊着天儿。不知道聊起什么,一高兴,“噗呲”一笑,那些嚼碎的饭渣便连同无数个唾沫星,一起喷发,飞舞。还好对面那人离得也算有点距离,不然那些“佳肴”飞落在脸上,是该有多尴尬。
       聊上几句也就差不多了。抬起拿筷子的手,抹抹嘴边的油渍,悠闲的继续走着。咽下一口面,还不忘端起碗“嗞嗞”的吸上几口汤,润润嗓子。
       说起这臊子面,起初,我是不爱吃的。不仅仅是因为有点吃不太习惯,更是因为老家那边吃面,有一个让我无法接受的习惯。
      所有人吃面几乎不喝汤。几个人吃面,餐桌上可能会放双倍的面碗。一碗面把稠的捞尽了把碗往桌上一推,端起另一只碗继续吃。最后碗里剩下的汤,会被再次倒进锅里,然后和里面原有的汤再次盛出来吃。
       第一次回老家,是在婚后不久。正巧赶上对门邻居家嫁女儿。老家的习惯就是谁家办酒席,被邀请的一家这一天都是不在自己家做饭的,全部去宴请家吃。既然家里都没饭了,人家也特别提出新媳妇第一次回来一起带过来吃饭,顺便也给大家伙瞧瞧。没办法,我也就只好随着老公、婆婆一起去吃饭了。
       当然,早上依旧是臊子面。臊子面在老家那边是无论何时何地都必不可少的。只见桌上的人光吃面不喝汤,一个壮实的小伙估计能吃十几碗。我还是不习惯碗里有剩,所以端了一碗,连面带汤都吃掉了。
来我想,不知道我那样的吃法,是不是会惹人笑话。觉得我就像没吃过面似的,汤都不剩!
      吃完饭以后,我准备回家,路过大灶,就是摆在大门口的一个超级大的可移动锅台,上面有两口超级大锅,一锅煮面,一锅煮汤。只见一个端盘子的服务员,把刚刚从某桌子撤下来的十几碗面汤,麻利的全部倒在了汤锅里。然后旁边有一个服务员把刚刚盛好的面碗拿过来,放在汤锅边儿上,然后一手一个大勺,“哗哗”两下,就把所有面碗都盛满端走了。
      转身回看,伴随着起起伏伏“哧溜哧溜”的声音,我看到了来来去去老老少少近百人的身影。瞬间,我觉得我的胃里一阵剧烈的翻腾,便疯也似得跑回自家院子的厕所,一口气将刚才进去的东西全部都倒了出来。
      随后老公回到院中,闻声而来,看我红着脸,流着泪,猫着腰的狼狈状,拍拍我的后背,无奈的笑着。
至此,我提及臊子面就能趴进卫生间。
      当然,现在的公公婆婆,为了我,已经改变了这种吃法。至少有我在,吃剩的汤不会再倒回锅里。每次吃面的时候,婆婆都不忘了告诉我一句:“吃吧吃吧,面汤都没有回锅”。
这样一说,我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这次回去,主要是参加小姑婚礼。
       零下十几度的气温,小姑穿着洁白的婚纱,迎接她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
       而我,也前所未有的担任了一回重要角色,就是送亲。具体的习俗我也不懂,反正就是跟着嫂子,嫂子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嫂子干什么我就跟着搭把手。直到把小姑送进新房,我的任务也就算完成了。
       到了吃饭时间,送亲还是上座。就坐在院子里一个有着房顶却没有门的地方。冻僵的手筷子都拿不稳,看着热气腾腾的臊子面,好想喝口热汤。这时老公突然附在我耳边悄悄地告诉我:“吃面就行了,别喝汤!”
瞬间,我便食欲全无!
       回到老家同样不适应的,除了我,还有女儿。原本白白净净的小脸儿上,现在也顶上了“红高粱”。我把所有能套的衣服都给她套进了棉衣里面,穿的像粽子一样了,却还是摸着她小手冰凉。回来两天,衣服早已脏的不能看了,奈何不方便洗,洗了也干不了,就那样凑合的穿着,看上去都有点像留守儿童。
       对于我来讲,最担心的不是孩子变脏变丑,而是在这一天到晚不适应的湿冷气候下,冷一口热一口的吃不好,也没有暖和地方呆,她会生病。
       我真不知道那边的人都是怎么生活的,一天到晚也没个暖和地儿,都不知道能去哪暖一暖。习惯真是一件强悍的事情,而不习惯,便是煎熬。
       尽管如此,为了老公,我还是每天强颜欢笑地坚持着。尽量追着孩子喂口热饭,带着保温杯喝口热水。心里默念着时间能够加快脚步。
       除了小姑的婚礼,两天后还有凑巧刚刚过世的大伯葬礼。这可都是自家的大事,家里忙的不成样子。
       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参加葬礼。婆婆给我找来一条估计有三米长的白麻布,新的,让我绑头上。老公则穿着一身雪白衣,带着我去大伯家见礼。
       其实,我有点害怕,但是没敢说。
       出门左拐,走不到三分钟,就是大伯家。只见花圈白幡围满了大门。本来不想让孩子去的,太小,但是爷爷拉着来了,满院追着女儿戴白麻布,女儿看着那白哇哇的一团,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到处跑,最终也没戴。
       我跟着老公上香,磕头,棺木就放在家里客厅。我还是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的看到,说不上来心里什么感觉,紧跟着老公,不管乱动。
       完事以后,老公免不了就和几个好久不见的叔伯弟兄们寒暄几句。而我,惦记的却是和爷爷跑的不见踪影的女儿。
       男人心大,根本不觉得孩子需要操心。家里人习惯了不怎么管孩子,可毕竟女儿不怎么回来,什么都不熟悉,我一刻也放心不下。他们聊着没完,我还不方便自己先行离开。多次暗示老公该回去看看孩子。结果硬是唠叨了大半天才离开。等我着急的走到大门口时,女儿居然一个人站在大门口,那么冷的天,梨花带雨哭的不成样子。
      冻得通红的小脸上挂着一道道污痕,路上更是车来车往,居然都没有一个人跟着。这时候从院子里跑出来的侄儿告诉我,妹妹哭半天了,一直哭一直哭,说找不到妈妈了,爷爷说陪她去找,她也不去。然后就站在这里一直哭。
      看着女儿那可怜的小模样,想着她一个人站在这么冷的外面哭了这么久,我的心里瞬间就着了一把大火。我强压心中高涨的火焰,看了一眼老公,心疼的抱起孩子,转身回到冰窖一样的房间。
       再说葬礼,那边也是比较繁复。从头一天下午开始,本家孝子们就开始迎宾。所谓迎宾,就是前来参加葬礼的每一家人,孝子们都要在街道口排成一队,每来一家,磕三个头。然后孝子女眷负责扶着那些接受完磕头就拿块手绢捂着嘴瞬间放声恸哭的女宾去灵前行礼。当然,我和老公都参与其中。那一下午,老公就排在那一队孝子里站起来又跪下磕了一下午头。迎宾结束后便到灵前跪着,直到晚上九点多。
第二天上午出殡。
       一大早起来,我就看着女儿不太精神。早饭也不吃,路也不想走。一会儿是说冷,一会儿又说肚子疼。其实我早就预感到孩子会不舒服,果然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那天上午,因为孩子不适,公公婆婆说我可以在家里呆着,便没有再去大伯家。直到午后葬礼全部结束。
因为时值年关,时间有限,我们当天晚上的车票返程。
       煎熬的日子终于结束了,我迫不及待的整理行装,踏上返程的火车。
       但女儿却终究没能逃过这几天探亲生活带来的考验,当晚在车上发起高烧。因为车上没药,半夜途径延安,高烧已达39度多,坐立不安的我和老公商量后,差点就准备在延安下车去医院了。却在关键时刻一位好心的乘客,送来了他们给孩子随身携带的退烧药,这才勉强坚持到呼和浩特。
      说实话,我不太喜欢回老家。
      因为我实在不太适应那边的生活习惯。气候吧,春夏还好,尤其冬天,纯属遭罪。
      然而,每个人都爱自己的家乡,无论是贫穷富贵,远行千里,老家,永远都是自己心灵的故土。
老公亦如此。
      自大学毕业后,成绩优秀的老公机缘巧合,就来到了远离家乡千里之外的内蒙古呼和浩特。继而又因缘和合的遇到了我,便在这里成家,生子。从此,就将这一生的所学,奉献给了XX电厂,也将这半生的青春年华交付于此。
       由于老公离家在外,我的父母便是格外的疼爱老公,将他如子相待。就连我们吵架的时候,父母都会向着他,总也是数落我。父母总说,小杨不易,年纪轻轻,一路走来,什么都是靠自己,努力打拼。就连八十多的爷爷奶奶,每次见了老公,那份关心,那份亲切,都不会逊色于我。
      想来也是。在这个官二代富二代横行的时代,一个普通的农村孩子还能够凭借自己一己之力,打拼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却是也是吃了不少苦,付出不少艰辛。
       或许,爱一个人,就是要接受他的曾经,融合他的现在,相伴他的未来。
       纵然,我终究也是不喜欢回老家,但那毕竟也是老公土生土长的地方。就算每一次回去,都会让我觉得倍受煎熬,甚至心生难耐,我还是愿意为了看到他开心而妥协。
       日子过久了,你就会明白,人与人之间,就是一个磨合至融合的过程。谁也不要去妄想改变谁,但至少要懂得学会为爱而说服自己。再大的分歧,沟通到位,都可以解决。争执、吵闹,不过就是徒增伤害。伤情,伤心,也伤身。
       既然那么爱,又何必爱出伤痕?
       冬去春来,流年日深,当年华迟暮,垂垂老矣,能够陪伴在自己身边不离不弃的,终究也只有彼此。珍爱彼此,相互体谅,若他开心,又何尝不是自己的快乐!(成稿于2015年)





编辑  谢瑶



欢迎投稿:

       陕西公益网 (http://www.sxsgyw.com/)面向全国征稿,征集所有公益资?讯及传播正能量、诗词等稿件。欢迎各界朋友投稿。

咨询电话:   18792755877    029--84236370

投稿邮箱:3335887077@qq.com   1253337491@qq.com


·上一篇:《我与石》
·下一篇:水不试不知深浅, 人不交不知好坏!
打印本篇文章    关闭窗口
媒体机构:
陕西公益网
网站简介 法律顾问 服务条款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合作伙伴 网站导航 人员查询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荣禾曲江东岸西南角鸿德国石馆  电话:18792755877 18602936034 029-84236370

Copyright (C) 2016 陕西公益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16016933号

技术支持:翔轩网络